我幫圖文書出版社工作完全是偶然發生的。原本是一位跟我不太熟的老師,那個時候我還沒確定要做什麼,有一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天大的好運,就把介紹我認識某家出版社,Gautier-Languereau,我們一直到現在都還有合作。他們那時候正在找人做著色或是只用五、六種顏色的簡單圖畫。我就是這麼發跡的。

我那時候還是學生,就像被給予了三個願望一樣,這工作又讓我認識了某位藝術指導。這是第二次從天而降的好運,我也不知怎麼的就被納入他們旗下,在我離開原本的工作室的時候交給我幾個案子,有一天就變成出畫冊了,我費盡千辛萬苦完成....然後又出了第二本,一點一點的,我變得更上手了,或者說更專業吧,速度也更快。我開始充實自己,學了點專業藝術畫。之後我的一本書引起注意,然後現在這位編輯就打了電話我...

我有時候會用色塊將空間填滿,其實是出於技巧上的不足,我將背景塗成紅色不是因為我想畫紅色,而是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把它弄成綠的。
我不是一個畫畫超級厲害的人,就純繪畫而言,所以我就在色彩和光線上多下點功夫。所以我的風格是這樣定下來的,順序有點顛倒。有時候畫著畫,會覺得越來越順手,感覺自己捕捉到了一點什麼。所以現階段該做的就是試著發展看看我捕捉到的這一點感覺。

我知道我真正找到喜歡做的事的那一刻,是我出了四、五本書之後,其中一本叫做《小小戀人》。那時候就技巧而言,我抓到了一種感覺,自那時後起,我就專心發展那時學會的技巧。繪畫的方式、上色的方法,這完全是純技巧方面的問題,再來就是架構跟配圖,想像力發揮作用的時候。所以說我是真的有那麼一本書,讓我覺得更自在、更專業。我找到了某種東西,從此之後我就是從中發展、進步,當然也有嘗試是不是能夠從中求變。所以這真的是有兩個階段:嘗試跟進步。

《愛麗絲》是我接下來的一個企劃,是一本畫冊。我不知道可以說什麼,因為我也才剛開始而已。我小時候很不喜歡這個故事,老實說因為我不喜歡,所以我根本從來沒看過《愛麗絲夢遊仙境》提案編輯提議我可以從這個故事下手,我原本都決定要放棄了結果我讀了原著,才最近的事而已。那真的令我讚嘆!那故事充滿了可能性,插畫、裝飾...多得不得了!他會有千萬種版本不是沒有原因的...不過同時好像沒什麼,因為既然都有了成千上萬種版本,我不知道我的這本會有什麼不同,不過無論如何試著讓自己引起別人的注意總是很令人興奮。提姆波頓的電影就要出來了,這會是場硬仗。
這企劃讓我驚奇的除了故事,還有的就是角色,書的最後有一小部份後記,大概講述作者的生平,然後我就去找了一些照片,看看在Carroll奇妙的一生中出現的幾個孩子當中他選上的到底是哪一個,而那些照片也讓我驚奇。其實一切都讓我讚嘆:故事,還有那個小女孩,Alice Liddell真有其人,是作者的朋友。他拍的照片,還有作者本身我們都不太瞭解的神秘的一面,他腦子裡在想什麼啦...然後那個有些黑暗的時代,在英國那種信仰很虔誠、很嚴謹的國家,這一切的總和就這麼,我就陷進去了。我完全被吃定了,我突然間發現自己在洞裡,真的很有趣。然後,對啊,我得做點什麼。要從現有的東西脫離真的不簡單,我很想縱容自己花時間正確的、好好做一本畫冊,但反正我從來沒正常的完成過一本畫冊...沒錯,所以說我今年就一本畫冊,就是這個了。於是我給自己加諸的天大的壓力:也許會不成功、也許結果會...每次都是這樣!永遠都一樣!我希望不會如此。

我其實不會畫太多張,2526張就差不多是一本厚畫冊了,只不過故事真的很長。但是我想盡全力試試看,想把我會的東西發揮到極限,看看走到盡頭我會是卡在那裡還是可以再做得更好。

我最擔心的一件事就是失去興趣,失去動力。我不想的話,我就畫不出來。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像我現在可能某些純繪畫的工作越來越少接,因為我不想就做不到。我沒有辦法強迫自己,然後我不盡會想:「我要怎麼做才能保持一輩子的幹勁?」這念頭就是...我完全無法控制。我很害怕我會失去熱情,我很高興我.................,所以說如果要我期許自己一件事,如果說我真的得期許自己什麼,因為就目前而言一切都還算順利,那就是這個了。可以早上起來,對這一切依舊充滿熱情。目前就是這個了。我告訴自己這是職業壓力的一種,總是要發生的。然後有一天我們還是自己,只是熱情已經不再了,那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