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e originalisé par : http://www.lexpress.fr/culture/livre/partir_809420.html (原文出處)

「我在人生中最果斷的決定,就是搬到大洋洲居住。我可以在那兒自由且安靜地,度過剩下的時光,不用再去想明天、不用永遠得去對付那些不重要的小事。」高更與我們同在!再會了,地下停車場、早晨的會議、老闆、同事、採買生活用品、週末的塞車潮、灰暗憂鬱的早晨,走吧!我們去生活在蒙古包裡、希臘小屋裡、咖啡廳的樑柱下,去愛琴海、南太平洋上渡假,或純粹去一個真正的鄉下過活。

在那些地方,我們生活極簡,與當地居民產生最真誠的友情,學習手工藝,實現那些從以前就存在於心的藝術家夢想。誰沒這樣夢想過?除了那些不喜歡作白日夢的人。

38歲時,高更開始有了轉變,當時他與一位丹麥女孩生了五個孩子,賺很多錢,也很快地就花光。股市暴跌、不景氣的狀況下讓他丟了工作,然而比起再找新工作,他選擇了人生中第一次遠行:布列塔尼,對當時的人而言,這就像亞洲的一個偏僻小鎮一樣遠。然後,他又丟下一切,獨自前往大溪地。第二次的自我放逐讓他在當地生根,並創造了原生性的畫作,無須以文字述說,高更本身就是一位最奪目的作家。

而至於尚-呂克.柯亞達廉,在同樣的地點,卻仍有所保留。在他的作品之中,深藏著專橫與懇切的語言,不論是買家、賣家或朋友們都深深著迷。在當地,他對殖民社會忿忿不平,還控訴登門入室的毛利人鄰居...這趟遠行成就了他的藝術,卻因身體虛弱而無法自由行動。「我所渴望的,是一個屬於我一個人的、未知的角落。」他在出發之前寫下了這樣一段話。然而,我們當然有更多的理由做夢,而不是留下來。

而卡夫卡,則是最有資格評斷留下來的人。他去父親的工廠工作了一陣子,他說,「以前,蒙受了工廠內許多斥責...之後,我花了一個小時坐在沙發上,對著窗外沉思著。」由於受到工作上的折磨,卡夫卡晚年被病痛纏身。在他的一些作品之中,看得出這些日子以來身為小職員的憂鬱。《Le procès et Le château中則充滿了這些令人喘不過氣的過去。

要離開,還是留下?精神分析學家說,人格不會受到幼兒時期的陰霾影響,你的人生步調會依照未來的方向前進。為了適應環境,你會對自己要求很高,新的環境能夠激發潛在的能力或讓你發現弱點,別懷疑。

這兩個選擇都有它的理由。有許多人是因為自我放逐而改變人生、得到幸福,面對未知的一切,能夠更瞭解自我,讓許多年輕人稱羨、成為他們的典範,並隨之仿效起身而行。

毫無疑問的,這些人當然讀過约瑟夫·康拉德葛林喬治奚孟農的作品,其中的主角都因為熱帶令人難耐的氣候而流露出本性。那該如何阻止自己幻想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這些能讓我們轉變的美好事物,如果建造人間天堂不再值得我們去作的話?我們永遠可以推託,但是,

 「真正的旅者都是獨自動身的,為了遠行,他們擺脫宿命,

他們就像氣球一般,不問原因,只說:走吧!」

當然,波特萊爾在他的書中《Voyage》透漏了他對旅行的看法,而你則被他那個年代的氛圍帶走...

 

艾克托是小說中的主角,這個年輕的精神科醫師為那些對時間有著巨大心理障礙的人尋找解決的鑰匙。

為何這本書描述的是時間?

首先,就像艾克多診斷他的病人及其身邊的人,我也發現人們有著一個問題:年輕人、老人、男人、女人、無神論著或教徒,都對時光的飛逝感到焦慮。或者也許是我已經到了常有時光飛逝感覺的年紀!


對於不斷流逝的時間,艾克托如何找到解答?

藉由傾聽患者的煩惱、出去遠行、接受新的刺激,這些都能讓他的心情平靜下來,他也希望這些能對他的病患發揮影響力。這次,比起前兩次的旅行,艾克托少了些惡作劇...


對於時間感到焦慮的女性讀者,您有什麼話想對她們說?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煩惱,這就是為何艾克托為大家帶來二十多個不同的深層思考:

1.想想所有你從未真正注意過的人或事,因為這些有天都會成為過去,到時候就來不及了。


2.在思考你的過去時,試試也思考一下你的未來(最有可能實現的未來藍圖)。

3.算算一天之中有多少時間是留給你自己(睡覺不算,除非是在辦公室睡覺)。

4.當你對一個老人說話時,都要想想她年輕時長得什麼樣子...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