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來的郭龍  愛上畫台灣

專訪/劉梓潔

 「可以幫我畫101大樓嗎?」「請幫我畫一個檳榔攤!」在今年台北國際書展眾多的新書簽名會裡,有一攤服務特別周到,簽名之外,作者還可依讀者要求,快速畫出台灣一景。這位畫家氣定神閒地拿著黑色簽字筆, 三兩 下畫出線條俐落傳神的漫畫,題上自己的名字:Golo,逗趣地將兩個「O」字母加上眼睛,畫成笑臉。

他是法國漫畫家Golo,郭龍。2000年郭龍應法國在台協會之邀,來台參加活動,停留了一個多月,造訪台北、花蓮等地,將台灣見聞畫成中法對照的漫畫書《製造台灣/Made in Taiwan(信鴿)。這本漫畫遊記裡,可不是畫故宮、中正紀念堂,而是畫出台灣人清晨在公園的各式鮮奇運動、對拍婚紗照很狂熱、愛踩腳底按摩步道、在家會拿著遙控器猛按上百個電視頻道、騎機車三貼等特殊「景觀」,呈現出一個法國人眼中,溫暖、豐富、生命力強韌的台灣。今年2月《製造台灣》再版,郭龍來台環島宣傳,並為《製造台灣》第二集取材。 


熱愛庶民生活
 

郭龍1970年代開始從事專業漫畫創作,插畫作品見於埃及、突尼斯、法國等國家的書籍、雜誌,也出版過多本單行本及系列漫畫,題材包括:搖滾音樂、旅遊雜記、作家傳記漫畫等。他對通俗文化與庶民生活極感興趣,作品喜歡取材自市井小民的生活,把周遭有趣卻被忽略的人事物畫入漫畫裡。 

對於2000年那次的台灣行,郭龍印象最深的,就是早上在公園運動的人群,一群一群各有千奇百怪的姿勢,在他看來妙趣橫生。此外是夜市,如同無止盡的流動饗宴,感覺人們隨時都可以坐下來吃碗小吃。他最喜歡的區域是台北的迪化街,因為那正是他看到的典型台北,新的東西與舊的東西同時並存,「儘管高樓大廈林立、高科技與新商品到處展示,但只要來到舊街、廟宇、市集、仍可感受到傳統文明與生活情調。」郭龍說,不管到哪個國家,他最想看到的都是「 普通人的生活」,所以他會時別留心人們使用的交通工具,他發現台北的摩托車可以「拼裝」成各式三輪車,在大街小巷穿梭,非常有趣。但他笑說,在台北騎摩車對他的年紀而言太刺激了,上次到花蓮時,很想租一台來騎騎看,無奈因連日下雨作罷。 



台灣人很親和

 與每位遠道客一樣,郭龍上次也體驗了台灣溫泉,並將「男湯」畫得栩栩如生,包括用毛巾使勁搓背的阿伯、身上刺龍刺鳳猛沖冷水的「大哥」等。郭龍說,那次洗溫泉很有趣,一行人中只有他一位男士,其它人都跑去女湯了,他一個人進入男湯時很緊張,因為不知道程序,只好有樣學樣,但讓他更驚奇的是,周圍的人根本不太在意他,兀自享受泡湯樂,所以他也學著裝出神態自若貌。他覺得這是跟台灣人相處最自在的部分,走在路上,即使一句中文都不會說,仍覺得很安全。

 郭龍也觀察到,台灣的女性特別有活動力,從需要粗動勞力的市集,到光鮮亮麗的辦公室,甚至競選車上,在各種職場都看得到女性,路上也常看到女性騎機車載兩三個小孩,他笑說:「就連書展來簽名的,也是女性讀者比較多呢!

從巴黎到埃及 


  生長在巴黎的郭龍,
15年前移民埃及,先後住在開羅與盧克索。郭龍認為,讓他離開巴黎的主因,就是「普通人家的生活漸漸消失了」。巴黎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成為一個高消費而不再有生命力的觀光城市,他懷念年輕時那個印刷廠、市場、手工業日夜活動著的巴黎,所以搬到開羅。他形容開羅是一個動態的大城市,隨時都有很多事情在發生,他喜歡穿街走巷,累了就拐進咖啡館與人聊天,抽水煙,但近年開羅人口爆增,行走變得很困難,於是他又轉往更鄉間的盧克索。

  郭龍說,現在他的一天生活就像個盧克索的農夫,跟著太陽作息。清晨起來,先走路上山,從山頂看尼羅河兩側綿延的綠洲,下山後,在路邊棕櫚棚搭成的小吃攤吃早餐,逛逛市集,然後回家工作到晚上。

環島畫台灣

   這次郭龍的環島旅程,足跡將遍及台北、新竹、台中、嘉義、台南、台東、花蓮的大小書店,他以火車為主要交通工具,也會嘗試坐高鐵。若將他的台灣旅行的心境,畫成一幅漫畫,他會怎麼畫呢? 郭龍不加思索,拿起筆,即興畫出一個掛著畫筆的小推車,他站在推車前,興致盎然地作畫。這位熱愛庶民生活的畫家,或許是想帶著他的畫筆,像個沿街叫賣的小販,在市井間穿梭吧!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