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以《我告辭了》(Je m’en vais)一書獲頒龔固爾文學獎的尚‧艾薛諾茲(Jean Echenoz),這幾年轉向以虛擬小說的筆法來寫作真實人物的人生,像是在二00六年的暢銷作品《拉威爾》(Ravel)是以法國古典音樂家拉威爾為題材,目前高掛在排行榜上的新作《跑》(Courir)則是以捷克一九五0年代的著名長跑選手艾彌爾扎托佩克(Emil Zatopek)為主角。

 

在一九四八年倫敦奧運囊括各項長跑金牌的扎托佩克,他跑步時最著名的特點就是兩隻手無所然的胡亂擺動,並帶著一張痛苦不堪的苦臉,彷彿推動他往前快跑的就是這種無法承受的痛苦。而事實也是如此,扎托佩克原本是個痛恨各項運動的人,正是因為喜愛這種痛苦的感覺,才促使他一再超越自己,如同宗教信仰上的聖者,在痛苦中尋求超升。而扎托佩克的後半生也在同樣的精神力量推動下,步向另一個悲劇。

 

從音樂界的拉威爾到體育界的扎托佩克,在這兩個差異極大的領域中,艾薛諾茲從這兩位歷史人物身上挖掘出了相同的特質:天賦開創了他們不凡的一生,但也毀了他們的人生。作者艾薛諾茲並表示:寫作這種生平廣為人知的人物,最困難的挑戰在於,如何創造懸疑性,讓讀者有興趣一路跟隨。以讀者的口碑來看,作者的手法毋寧是成功的。

 

艾薛諾茲的小說中向來多少都帶有一點偵探小說、冒險小說、間諜小說等成分,文中並常常援引當代知名電影、音樂、其他文學作品作為參照,在這種奇特的交織下,對現代社會提出了新的觀照。尤其他作品的背景常以廣袤空曠而不斷變遷的地域為場景,有所謂「地理小說」之稱,在這種特殊文類中,作者試圖經營空無、片段、過渡的「去地域化」效果,一方面也以此反映人生。艾薛諾茲表示,後來幾部以人物為傳記的小說,依然歸屬在這個脈絡下。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