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特蒙出版社的克立斯提昂‧德米利 (Christian Demilly) v.s. 薩巴甘出版社的費德里克拉凡柏赫 (Frédéric Lavabre)

 

德米利我們很幸運的是法國現在的出版業蓬勃發展,讓我們可以堅持出版我們覺得重要的讀物。我們會為了建立自己的書目而有所堅持和努力。我們不僅僅是期待所出版的書能夠帶來利潤;更期待能夠與創作者互動,激發出創作或是書籍本身的價值,而不是在誰主導誰的情況下。

 

拉凡柏赫我與德米利先生對於出版書籍的想法或是觀點一定有所不同,但我覺得身為一個小型的獨立出版社,一定要堅持出版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創造出自己具有個性的風格。

 

德米利當然,出版個人喜好的書籍,或是把個人所堅持的、堅信的部份交給大眾去評價,這是一個冒險的行為。那麼交給誰評價呢?其一是我們出版書籍的主要對象─青少年;其二是市場。這當然是非常現實的。要兼顧自己喜好也要迎合大眾口味。所以從一開始的構想,到編輯、溝通、出版,都必須同時帶有真誠,且要能前後一致。

 

拉凡柏赫接下來跟大家談談幾本我們所出版的書籍,說說「書」的故事。我覺得書跟人一樣,都有故事。第一本是我們在2005年所出版的【Moi, j’attends…】,這本書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台灣由米奇巴克發行中文版【我等待】。那時我剛成立了薩巴甘出版社,並沒有很多人知道。在那年的波隆納書展,有一位義大利籍的作家,來向我毛遂自薦,在他所提的諸多方案中,我覺得這本書的出版計劃是可行的。當時他還是名不見經傳的作者;而現在他儼然是我們出版社一位指標性的人物,我們已經出版他十五本書籍。

當決定要做這本書之後,回到巴黎我就開始尋覓合適的插畫者。於是我們找到沙基‧布勒奇(Serge Bloch),他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插畫家,每年的作品都會賣出一百五十萬冊。布勒奇也對我們的出版計劃感到興趣,不過他不想只是根據文字來描繪;他希望他所描繪的插畫本身就是一個故事。他在往紐約的飛機上,找到這本書的核心想法。

我大概來描述一下這本書的內容。其實這本書它的概念是非常簡單的,雖然簡單,但很有趣。這本書書名叫「我等待」,這不是指書中的主角─一個小孩對事情的不耐煩;而是他總在期待一些有趣事物的發生。布勒奇在書中用一條毛線,一條代表生命成長之線,在書中的每一頁都有這一條線。這本雖然是一本童書,但它所探索的主題卻是非常嚴肅的。一個小孩等待長大、等待睡前媽媽的親吻、等待愛情、等待死亡……這是一個充滿好奇的等待,由那條生命之線貫穿全本。

用線去貫穿整本書的想法是布勒奇在飛往紐約的飛機上想到的,他決定用毛線來串起這個故事。又由於要用線貫穿整本書,所以書的開本就選擇用長條型的。這中間當然有許多技術上的問題要去克服,還有紙張和文字的顏色等等也是需要不斷地被討論的。

出版這本書其實是一個大膽的計畫,因為書的主題是探討生命,所以是嚴肅的,甚至是沉重的。不過我們很開心,甚至是自豪地出版了這本書。因為這本書在2005年得到法國很重要的繪本獎項,光是在法國就賣出了兩萬本,也被翻譯了超過十五種語言。這本書也可以代表我們希望達成的一個目標。

再分享一個小故事,有一次我參加一個書展。有一個九歲的小孩子看完這本書之後跟他母親說要買這本書,沒多久一個八十歲左右的老奶奶也買了這本書。我很開心這本書可以同時感動九歲和八十歲的人,我覺得我真的有做好一個出版者的工作。

 

德米利我來跟大家介紹一下我們出版的一個書系─Histoire sans paroles,無字書。這個書系是2001年所推出的,那個時候,人們不相信沒有文字的書本是可以賣的。不過我們並不是為了挑戰市場才出了這套書;我們認為無字書如果做好它的話,它也可以被大眾所接受。於是我們有了這樣一個計畫。接著我們針對這個書系選擇它的大小、格式、排版和包裝等等。我們將這類書系設計一個封套,所有關於這本書的資訊都寫在封套上,包括書名、繪圖者、出版社......等等。而在書本裡,是沒有一個文字的。我們將書的格式設計為長條型,是希望閱讀者在翻閱時,有種在看電影分鏡的感覺。接著,我們必須找到合適的繪圖者,願意嘗試做無字書籍,這也許是他們之前所不習慣或是不熟悉的創作方式。

這套書系給予這些繪圖者用圖去述說一個故事,而不需要倚靠文字說明。也可以激發他們,用不同的創作方式呈現。

我們並不是先出一本這樣的無字書試試市場反應,再決定要不要出下一本;而是我們認為(帶著頑固的)這是一個很好的想法,而且不是出一本書,是出一個書系。我們不只是建立一個新的書系;也創造一個新的空間,讓繪圖者可以有不同的創作方式。

當初要出版這套書系時也承擔了一些風險,我們同時出版六本書,但卻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當然現在可以說這是一套成功的書系,也許正是因為一次推出六本,讓大家注意到這套書系,也讓尚未參與其中的繪圖者看到我們的出版理念。這套書系吸引了許多創作者,想要來投入這個出版計劃。

其實身為一個出版者,我們自己也在不斷地探索,究竟文字或是圖像表達方式的可能性還有多少是我們還沒有去開發的?還有多少是可以去改變的?而這套無字書系,讓我們在探索過程中得到令人開心的結果。當讀者在閱讀無字書時,他們會主動賦予圖像內容,而這也是一個與創作者的互動。

 

拉凡柏赫我覺得現在每個人(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每天都不斷地被影像所轟炸。所以這些書本最重要和精采的地方,是它讓影像「停格」。而當我們看到這些靜止畫面時,會讓我們停下來反省和深思。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