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漫畫家郭龍(Golo)與信鴿書店老闆施蘭芳(Zyl)

施蘭芳:這場座談會叫做「浪漫法國-印象台灣」,法文是「兩個浪漫的法國人眼中的台灣」。為什麼要有「浪漫」兩個字眼?因為在台灣人眼中,法國似乎就與浪漫兩字畫上等號。我個人其實並不太同意這個說法,至少我覺得我不是一個浪漫的人。我在台大任教期間,也有很多學生對我說他們覺得法國()很浪漫。我很好奇地問他們什麼是浪漫?學生回答我,因為法國人會把愛情和情感擺在所有事情之上。如果是用這樣的觀點的話,那我會覺得法國人真的是超級浪漫。

我在台灣近三十年了,真的很喜歡台灣的風土人情。所有我認識的朋友們,我都希望跟他們介紹台灣,讓他們認識台灣,甚至來到台灣。

1986年,那時我還是台大的老師,我有種感覺,就是許多來台灣觀光旅行的朋友們買不到台灣的明信片寄給他們的親朋好友,分享這趟旅行的美好經驗。於是我就決定出版台灣風景明信片。

1999年,由於許多學生告訴我在台灣買不到法文的書籍,於是我就創立了信鴿法國書店。這是台灣唯一一家只賣法文書籍的綜合的獨立書店。

法國每年都會在全世界各地舉辦讀書節(Lire-en-fête),而在我們書店第一次舉辦的讀書節的主題,就是漫畫。那年我們邀請許多法語世界的漫畫家來到台灣,其中也包括郭龍。同時我也有個想法,我問郭龍,是否有興趣畫一本跟台灣有關的漫畫。郭龍也答應了。所以我們就有了【製造台灣】這本書的出版。

這是一本雙語的書籍,也獲得廣大的迴響。由於它的成功,讓我們在去年,又將這本書再版。在去年的台北國際書展,我又再次邀請郭龍來到台灣,同時跟他說,我們來做【製造台灣】的續集吧。第一集畫的是台北,而第二集所要描繪的是台灣。於是我們就替他規劃環台之行,並安排去許多獨立書店宣傳【製造台灣】和舉辦講座、簽書會等等。至於為什麼我會特別邀請郭龍來台灣並且畫一本關於台灣的漫畫?其一當然是因為我們認識了超過四十年;還有是我們對於事物的價值觀和觀察的敏銳度是相近的。

郭龍:當我離開台灣回到埃及後,當時手邊還有一個繪本創作正在進行著。幾個月後,我開始整理在台灣旅行中所畫的速寫、所拍的照片、文獻資料等等,將它們描繪到【製造台灣2】這本書中。我隨身都會攜帶一個小本子,當我看到新奇有趣的事物時,我就會把它畫在我的小本子上。我覺得一個創作者,要仔細觀察週邊的事物,即使是微小得容易被人忽略的細節。

這些速寫和照片其實是很凌散的、很片段的,我像是拼圖一樣把這些東西一塊一塊慢慢拼湊起來。而且書本是有左右兩頁的,如何呈現才能使閱讀者感到舒服,這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在這本書中所描繪的人物都是真實存在的,所以我必須花時間想該怎麼把他們的特色用漫畫方式描繪出來,而且在不使人醜化的前提下。

施蘭芳:我來到台灣已有近三十年了,如果問我喜歡台灣的什麼?我會回答我喜歡台灣的人。當然全世界都有許多友善的人,但在台灣你會同時遇到很多友善的人們。

由於我不會開車,所以我在台北的交通工具幾乎都是計程車。我很喜歡台北的計程車司機,我很喜歡跟他們聊天,我覺得他們很有幽默感。

也許應該請郭龍來談談他眼中的台灣,因為當1999年他第一次來台灣時,我並不在台灣。他在語言不通,不認識任何人的情況下,他對台灣的觀點和印象一定更有所不同了。

郭龍:就如同剛才施小姐所講的,我剛來台灣時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通,可以說是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有一天我從下塌的旅館出來,穿過摩托車呼嘯而過的馬路,來到一個公園。公園裡有人打太極,有人在跳舞。兩名跳舞的人在休息時間端了熱湯給我。這個溫馨的舉動,讓我在這陌生環境中產生的迷失感消失了。雖然已事隔十年,還是令人印象深刻。

這次再來到台灣,有一個下雨天,我沒有帶傘,穿梭在台北市街頭,走在依舊有摩托車呼嘯而過的馬路上。突然間,我的頭頂不再感覺到雨水。一轉頭,是一位老先生撐著傘幫我遮雨。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給我一個親切的微笑。

施蘭芳:我印象最深的是經歷了台灣第一次總統大選,走在路上可以感受到民眾對這次選舉的投入,充滿熱情、積極,嗅得到濃厚的民主氣息。

最後,我要再次郭龍創作了這兩本書,用這麼美,同時也帶著幽默的方式來介紹台灣。

郭龍:我要感謝台灣人的熱情,是由於台灣人的親切和友善,才促使了這兩本漫畫的誕生。

大家可以從下面的七分鐘影片中,了解郭龍在繪製【製造台灣2】的創作過程。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