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進入克勞德‧朋帝的畫室,並不需要像布雷斯一樣戴著面具!在充滿盆栽的窗台下,有一張木頭的畫圖桌,Tizio d’Artemide牌檯燈,電腦,爬滿所有牆面的置物架,舒適的扶手椅……等等。驚人的CD、各式物件、照片、各類書籍的收藏。釘在牆上的巴黎地圖,還有解剖相關的圖片。此外,還能騰出一個空位給洛莉塔-朋帝女兒愛黛兒的貓咪-睡覺的地方。這些收藏品、擺設品,會一點一滴地成為這位左撇子畫家的圖畫、草稿或是靈感。並且他嚴禁任何人去碰觸它們! 


畫桌上的擺設物品

橡皮擦一號

我是一枝藍色的原子筆,筆的末端附有一塊小橡皮擦。我白色橡皮擦的部份,在工作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朋帝非常頻繁地使用我。所以我打算成立一個工會,來保護我所有的橡皮擦夥伴們。

鉛筆一號

我們非常以身為鉛筆為榮,應該說是自動鉛筆。我們有三位,紅色(2H)、黃色(H)還有黑色(HB),各司其職。朋帝經常使用我們,他也很小心地照顧我們,因為我們是如此精美的工具。

克勞德‧朋帝(旁白)

總而言之,身為我的工具應該都會感到開心,因為我從來不曾遺棄它們,有一些畫筆已經跟了我三十年了!我沒有丟過一隻畫筆。因為它們是如此盡責地工作,它們應該享有寧靜的退休生活。鉛筆、原子筆、畫筆......等等,它們都被我妥善收好。一但我擁有它們,我就會一直擁有它們。

鉛筆二號

其實我們跟朋帝很像,有時候我們充滿活力、神采奕奕;有時也會有低潮沮喪。我們對朋帝在工作時所聽的音樂比較不能接受。李格第、日本傳統音樂,或甚至是中古世紀音樂!而且更慘的是他選好要播放的曲子時,他會重複播放個15遍,這真叫人受不了。不過同時他也畫了15隻小雞,而且越畫越快。

橡皮擦二號

我們很開心看到他開始描邊,因為當描邊工作結束,就換我們上場了,我們要負責擦去所有鉛筆畫的草稿。這可是件偉大的工作。

膠水

我們也想說幾句話。朋帝常會做一些剪貼的工作,譬如他把所畫的圖畫或是小雞影印,剪下來再貼到別的圖畫中,讓人覺得他畫了很多次,其實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有時候一些造景他也會這樣做。所以這時我和我的夥伴們,膠水、白膠兄弟們就派上用場了。

克勞德‧朋帝(旁白)

膠水老兄居然洩漏了我的秘密。在【Blaise et le château d’Anne Hiversère】書中,我先畫了一個大張的風景圖,然後我將它放大縮小影印幾張。在這本書中我總共這樣玩了四次。還有在【Ma vallée】書中,同樣又是一張大張的風景圖,放大縮小或重新裁切過之後被拿來多次使用。

我們是一群有刻度的、長短不一的尺。透明的尺用來畫輔助比例、透視等的線;鐵尺有時也用來裁切東西;短尺很得朋帝的心,因為它不會妨礙到任何人。至於我,軟尺,我可以把我自己身體彎成朋帝所想要畫的曲線。

不是我們自誇,沒有我們,什麼都不用做了。我們也有許多夥伴,不同的材質、厚度,好讓朋帝可以在我們身上盡情地作畫。

克勞德‧朋帝(旁白)

當我開始畫一本書的時候,我在每一頁紙上先畫好畫框,這個紙張大小和畫框與成品是一比一的比例,意思就是我現在所畫的大小,就是之後印出來所看到的大小。

與繪圖工具夥伴之間的對話

鉛筆

我被朋帝握在手上,我很開心我們在一起的相處時光!他用我來寫東西、畫草圖。

克勞德‧朋帝(旁白)

喔!這枝鉛筆,它以為它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能做。當我所畫的第一隻小雞誕生時,它甚至認為是它想到要這麼畫的!

鉛筆

朋帝會這樣講是因為他不想承認我不只是他的手;還是他的腦袋。他有點搞不太清楚狀況,但我不會。當他在【L’album d’Adèle】書本中想要畫搗蛋的小雞時,我知道他的腦袋在想什麼,立刻畫出他所想要的樣子。我們是三枝鉛筆,我們有時也會小小地整朋帝一下。譬如我們會偷偷躲起來,再悄悄地出現。如果你仔細看朋帝的作品,你會發現有些圖案畫得比較粗;有些比較細,那都是因為我們的關係。

克勞德‧朋帝(旁白)

鉛筆每次都畫得很好,害得橡皮擦無用武之地,還因此不太高興。不過事實上,橡皮擦有時會在我還沒描邊時就把鉛筆印擦掉,害我又得重新再畫一遍。

描邊筆

我相信朋帝是很喜歡我們的,我們當中有夥伴是從朋帝還是高中生時就跟他在一起工作了!當我們不行時,朋帝也不會丟棄我們,我們的世世代代都被他完好保存著。我們粗細和顏色有些不一樣,白色( 0.25 mm )、紅色( 0.18 mm )、金色( 0.5 mm )、藍色( 0.7 mm )、黃色( 0.35 mm )

顏料盒

我們是水彩顏料,被放在朋帝左邊的盒子裡。我們和朋帝的個人風格、色調息息相關。為了不要忘記我們的名字,朋帝很久才會把裝有我們顏色的小器皿清掉;而且它還把我們所有名字,依照順序貼在一張紙上。有時他將我們換了盒子,也會照原本的順序將我們放好。我們也三十三歲囉!當開始準備上色,就是我們工作的時刻。差不多一個半月到兩個月的時間,我們必須不停地工作,不能休息、吃東西、睡覺,或是上廁所。

畫筆

用我們高雅的貂毛,和編號65432不同粗細大小,我們是上色最佳的工具。

桌子

我是木頭做的,在我下方有一把椅子也是木頭做的。在我身上擺一個小水盆,本來是給水彩用的,現在成了貓咪的水盆。貓咪有時會跳到我身上,喝水彩盆裡的水!不過當水裡的水可能會有毒不能喝時,朋帝就會在上面加上蓋子,他非常愛護動物。

投射燈

我也被擺在桌子上,沒有我,朋帝大概很多事都不能做。由於我價值130歐元的燈泡,朋地對我非常小心翼翼。

克勞德‧朋帝(旁白)

我的工具們看起來好像都很忙碌,我們常常都要在一起工作很長的時間,我們處得越來越愉快。當然啦,偶爾也會發生像是投射燈的燈罩會掉下來,噴槍噴不出來,自動鉛筆的筆芯斷了,橡皮擦把紙擦破,紙張上面有污漬......之類的事情。我並不會責怪它們,因為我知道是它們幫助我完成了一本書。不過它們辛勤工作也有代價,就是它們所居住的地方都很舒服;畫筆的毛都很乾淨、所「喝」的水也是乾淨的,這應該是五星級旅館才有的服務。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