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ent Germaine 費洛鴻傑爾曼納

來談談【L'écorché】這本書。這本書的第二冊與第一冊的故事差距二十年。我們創作者必須要思考這二十年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在創作的過程中,會寫一些手稿,這是一些關於故事情節、人物等的資訊。也許讀者並不會想太多,但身為創作者必須要設想所有的前因後果,好讓整個故事更具有邏輯性、也更完整。在故事中如果牽涉到一些歷史事件或日期,也是要去一一考證的。

由於這本書適描述1900年的巴黎,所以關於歷史的部份就要特別地去考究。譬如我們要描繪一個車站,就必須參考當時的照片或相關文獻。其實這本書的每個細節都要仔細去考究,以符合當時的情境。我和另一位作者Frank Giroud花了四、五個月的時間在做資料收集的工作。

而且為了要使這本書給人感覺像是真實故事,書中的每一位人物,我們都會寫下他的「生平」,包括出生年月日及地點、職業......等等。

然後我們就開始設想這些人物的心理狀態、人格特質。

在這本漫畫中出現十個人物,我們為他們寫了五十頁的介紹。

接下來所要做的工作我們稱之為「鐵軌」,就像是火車所行走的鐵道一樣。建構一個故事就像是火車從起點出發,中間會經過一些站,停靠在一些不同的地方,最後抵達終點站。

雖然是虛構,但我們必須讓故事情節是清晰的,故事發展是流暢且自然的。

而且身為漫畫的創作者,我們還必須考慮該用多少頁來講述這些故事。我們將所有發生的事件逐一列出,旁邊註明這些事件是在漫畫中的哪一頁到哪一頁。

我們兩個作者花了兩三個月的時間,共同完成了這本書的故事架構。

這中間我們兩名創作這不停地腦力激盪、互相討論。我們有一個小盒子,我們稱之為「點子盒」,我們把所有想到的點子放在這個盒子裡。

經過了「鐵軌」的過程之後,讓原本只有三頁的劇本增加到了二十頁。

然後我們就可以與繪圖者開始聯繫討論。

我們找到的繪圖者是Ruben Pellejero,他是西班牙巴塞隆納人,他做這行已經有二十五年了。我覺得他尤其厲害的地方,是他會將繪畫風格,依照故事內容或特性而有所變動。

我們將劇本和人物介紹寄給繪圖者繪圖者依據人物介紹,畫出每個角色人物的草圖。由於這些人物我們還沒有幫他們取名字,我們跟繪圖者會玩一個小遊戲,就是我們從繪圖者所給我們的人物草圖,來猜他畫的是誰。如果我們猜對的話,表示這個人物的外觀形象,與我們在人物特性中所描繪,和我們腦袋中所想像的是符合的。

我們另外也會給繪圖者寫好的分鏡劇本,繪圖者會根據這個來創作。有時繪者會同一個場景畫出幾種不同的圖像,我們就針對這些不同的呈現方式來進行討論,選出整體畫面最為平衡,但同時也是最能吸引讀者目光的作品。繪者最先給我們的草圖和最後完成的作品,可能會有些不同。我們希望圖像裡的每一個細節都是有意義的,都能代表某些東西。

其實在分鏡劇本中,我們對每一個場景都有描述。我們兩個作者會先各自寫下所想要呈現的東西,經過討論綜合之後,就成了現在我們所看到的。

我們三人一起工作會以十五頁為單位,這十五頁當中有一定劇情的發展,而又不至於太多。

我們寫下書中的文字,描述句子、獨白、想像或是對話等等。然後我們將所收集到的素材轉化成書中的圖像,讓它賦予意義。

這不是一本1900年巴黎旅遊指南,而是要描述我們所想要講的故事。但這故事是必需符合那個年代,好讓讀者可以進入情境中。

當讀者在閱讀一本漫畫時,是以「Z」字型的路線閱讀。這是我們很自然,也很習慣的閱讀模式。所以這也是在呈現這些圖像時必須注意的地方。

與電影不斷地流動的畫面不同;漫畫是試圖讓閱讀者停留在某一個畫面上。

我們(作者和繪圖者)必須考慮這所有的細節,才能讓讀者的想像力發揮到最好。有時在一頁,甚至幾個畫面之間,讀者可以看到時間的流逝;或是在同一頁、同一個角色人物,看到許多不同的場景。我們會在兩個畫面之間,省去一些不必要的贅述,留空間讓讀者想像在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有時在一頁的最下方會用一張大圖,除了讓讀者稍做停頓、仔細觀賞之外;也想要讓讀者去「消化」一下前面所發生的事情。所以畫面的配置、構圖也是很重要的元素。

在這些都確定、結束了之後,接著就是要幫書本想一個書名和設計封面。

現今在法國,新書出版只會在書店裡最明顯的位置擺放一個禮拜。所以我們必須設計一個搶眼的封面,讓它可以立即吸引讀者的目光。

由於我們對歷史的考究,讓這本漫畫得到了藝術史、建築和古蹟相關獎項的肯定。里昂的國立美術館也幫我們辦了一個展覽,除了漫畫之外;也展出我們為這本漫畫所收集到的資料。

有讀者問我,為什麼會想要創作『秘密 (Secrets)』系列故事?其一是因為我與另外一位作者Frank Giroud接受精神分析都已有十年的時間;其次是我想每個人都各自有自己的秘密。至於創作靈感,我有一個畫家朋友,他作畫的顏料其中之ㄧ是牛的鮮血,我將這點寫入我的故事中。還有一個靈感來源,畫中的主角是參考前紅磨坊的藝術總監,在他還未成為一名畫家之前其實是位屠夫。

我認為「想法」、「意念」這東西是流動的,是會主動找到你;而不是你去尋求它。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說故事的能力,漫畫家與一般大眾在說故事上的差別,僅在於漫畫家是依照漫畫的特性和邏輯在講述一個故事。漫畫是人和人之間一段冒險的歷程,是創作者之間,也是創作者和讀者之間。

lepigeon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天
  • 我雖然只去過你們書店一次,但你們的服務態度使我只能用"溫馨"二字形容;在去你們書店之前,我同學一<br />
    再警告我,你們的書店很特別,和我平常愛去的誠品不一樣,你們是很有自己的個性和風格的書店,於是我懷<br />
    著不安的心情去了;可是我後來發現你們書店的小姐真的很棒,謝謝你們明明下班了,還願意等我去取書,而<br />
    當我發現自己訂的書不是我需要的書的時候,你們的小姐還不厭其煩的為我介紹其他也許我比較可能用得上<br />
    的書,你們的小姐人真的很好,是我近五年來遇到的書店服務人員中,最熱情最熱心也最好的,當然還有專業<br />
    度實在沒話講..雖然那天我只買了一本動詞的書,但我以後應該會再去的,因為我上次本來還想買另外一本<br />
    的只是剛好沒帶那麼多錢....哈....真的...謝謝你們...